楚雄人民心中的“刘胡兰”

作者:王丽芬 日期:2017/6/21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783 

3月31日,我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瞻仰了楚雄市三街烈士陵园,聆听和捧读了历久弥新的烈士事迹,心灵为之震撼,精神深受洗礼。以前,我对革命烈士的了解只停留在书本和电影电视里,可当我站在革命烈士的灵前,面对面与这些伟大的灵魂交流与对话时,我才知道,英雄就在自己身边,彝州大地也有无比英勇的“刘胡兰”,那就是中共楚雄县委委员、宣传部长,哨区区委书记、区人民政府主席王金英烈士。此时此刻,那一段段峥嵘岁月重现脑海,清晰如织…….

1948年11月,刚满17岁的你,在全国革命高潮到来之际,下定决心,献身革命,献身人民,毅然离开温暖的家庭,走出繁华的城市,到革命需要的地方开辟工作。临行之前,你没有向父母话别,只留下一张纸条说:“我到山那边去了,请父母和哥哥们不必挂念”。就这样,你匆匆前行,为了采摘一片绿盈盈的希望,你寻寻觅觅,为了那面鲜艳的红旗。就这样,你一直走进山的深处、云的深处、春的深处,一直走到山的边缘、崖的边缘、梦的边缘,一直走到党的心里、人民的心里。

我涉过千山万水,寻找你的踪迹。在滇西,你与人民结下了骨肉深情,誓死守护着滇西游击根据地。在祥云县前所镇小学,你当了教师,其实你是在为革命开展工作。白天,你对孩子们的谆谆教诲,是在呼唤美好的明天,你亲自领导编写小学教材,闪烁着革命思想的光芒;晚上,你访贫问苦,秘密组织群众、发动群众,与国民党反动派开展了不屈不挠的斗争,为百姓点亮了前进的明灯。

我踏着蓝天白云,追随你的呐喊。那是1949年元旦,在学校文艺晚会上,你主演的活报剧《兵、粮、款三座大山》,你扮演的农妇,真实地再现了国民党抓兵的凶暴情景,台下一片呜咽,就连国民党临教院的伤兵也触景伤情,涔然泪下。你可否知道,就在3月,该院官兵30余人宣布起义,加入了滇西人民自卫团。

我来了,沿着当年你走过的路,你还在守望着山路吗?1949年3月,你上山参加了游击队,在人民自卫团二支队金江队(政工队)工作。你时常转战在南山区的崇山峻岭之中,因眼睛近视,行军中你不知摔了多少跤,草鞋磨破了脚,旧伤未愈,新伤又添,可是你从不叫苦,从不掉队,异常坚强。你在日记里写道:“劳动人民……,我今天走进你的茅屋,坐在你的火塘边,倾听你对地主恶霸的血泪控诉,我的泪水和你的泪水交织在一起,你鼓舞我坚定地为人民的翻身解放事业贡献一切……”短短的日记,表达了你对劳动人民的深厚感情,表达了你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的坚定信念。由于你英勇顽强,8月,党组织批准你加入中国共产党。10月,滇西工委决定派你到楚雄哨区工作。

1950年1月,你担起了中共楚雄县委委员、宣传部长,哨区区委书记、区人民政府主席的重担。在哨区工作的日日夜夜,你立场坚定,爱憎分明,斗地主,斗恶霸,特别是与叛匪首领丁锡功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维护着新生的人民政权,深受干部群众的拥护和爱戴。

1950年4月,征粮工作触动了地主阶级的利益,三街的政治风云变了,反动派打造谣言,恶毒攻击党和政府的征粮政策,并和钻进革命队伍中的丁锡功相互勾结。一时间,哨区乌云滚滚。面对严峻的形势,你深入细致地宣扬革命道理,才使很多干部明辨是非,立场坚定,经受住了革命斗争的考验。

我看到你了,为了粉碎敌人的阴谋,为了动员群众完成征粮任务,你在群众中广泛宣传党的政策,做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并创作了《交粮歌》:“来呀!来呀!我们大家来交粮,挑的挑来背的背”,“要使解放早成功,幸福才能来到,穷人得解放,衣暖食饱个个笑盈盈”,这首歌与县长陈海的《告哨区父老兄弟姐妹书》相互配合,极大地启发了农民的觉悟,有力地推动了征粮工作的开展。

我看到你了,你就是在这里被捕的吗?那是1950年5月4日,你和陈海赶到三街镇泥郎召开会议。就在5月8日凌晨,首匪唐立城、宋国兴派去的土匪突然袭击,你和陈海县长被土匪抓捕。

我看到你了,被捕后,你受尽了匪徒的残酷蹂躏,但你始终坚贞不屈,表现出了无产阶级革命者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尽管被匪徒用铁链锁身、赤脚行走,可你却昂首挺胸,大义凛然,用鲜血走出了一条“红色”小路;尽管被匪徒用刺棍抽打、鲜血淋漓,可你却冷眼横眉,不为所动;尽管被匪徒用粪便塞口、难受至极,可你却连连高声呼喊:“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我看到你了,那是5月12日,在三街义地岭岗,土匪的子弹无情地穿过了你的胸膛,一枪,两枪,三枪……一共十三枪的呀!你倒下了,比瀑布果敢、比雄鹰刚烈,顿时天崩地裂、山河呜咽!你倒下了,你的鲜血奔腾涌流,浇灌着茫茫林海;你的笑容甜蜜可掬,变成了朵朵鲜花;你的声音洒在谷底,唤醒了沉睡的千百民众。哦,你闪光的青春,你灿烂的花季,你钢铁的意志,把十九岁的生命抒发得如此让人泪如泉涌,把十九岁的生命铸成了一座忠于党、终祖国、忠于人民的永恒丰碑――楚雄人民心中的“刘胡兰”!

你走了,走得那样的悲壮,那样的惨烈!你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却尸骨未留!你在哪里呀?你在哪里?青松告诉我,是那残暴的土匪,不准收尸,让你暴尸荒野;风儿告诉我,是那凶恶的豺狼,大口吞食了你的肉体!哦,我找到你了,我找到你了,可那只是被豺狼撕烂的一支毛线袖子!我找到你了,可那只是被豺狼吃剩的一束头发,还有一支你的手臂骨!此时此刻,我的心在滴血,我的泪在涌流……

你走了,你难道不想再看一眼白发苍苍的父亲母亲,是怎样的撕心裂胆、肝肠寸断?你难道不想再看一眼血浓于水、心手相连的同胞兄妹,是怎样的悲痛欲绝、痛不欲生?你难道不想再看一眼不离不弃、生死相依的三街人民,是怎样的痛心疾首、凄惨悲伤?可是,你义无反顾,因为,在你的头顶,升起了灿烂的太阳,散发着共产主义的光芒,在你的眼前,飘扬着猎猎的红旗,呼唤着万紫千红的春天!

你伟大的灵哟,安息吧!安息吧!

我不停地问自己,是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你在面临生与死的考验时,毫不畏惧地做出选择?从你倒下的瞬间,我找到了正确的答案,那就对共产主义理想矢志不移的信仰。今天,我们缅怀你,就是要继承你的遗志,发扬你的革命精神,争做一个忠诚干净担当的好干部。

共0条评论

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