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雄州“小切口”民族立法取得实效

作者:起国华 日期:2021/9/3 8:35:00 来源:州人大民族委员会 点击:1049 

楚雄州是全国三十个自治州之一。30多年来,州人大及其常委会在省人大常委会的有力指导支持下,始终坚持良法善治的价值取向,不断加强和改进立法工作,用好用足用活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立法法赋予的自治立法权,先后制定了1部自治条例、11部单行条例、5部地方性法规,为全州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法治保障。

主要做法

一是创新立法工作机制。一方面,坚持双组长制。每启动一个立法项目,都成立立法工作领导小组,由州人大常委会一名副主任和州政府一名副州长担任组长,人大、政府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参加,便于统筹协调立法中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另一方面,建立联合起草机制。每个法规草案首先由相关专委负责牵头做好一审,州人大民族委从头参与并重点负责做好党内程序和法律程序,州政府法制机构及其有关职能部门和专家学者参加的起草小组负责起草,不仅实现了人大对立法工作的主导,而且也确保了所立之法更具实效性。通过让人大的干部更多地参与起草工作,也逐渐培养出了一批勤于思考、善于研究的立法工作人员,有效推动了人大立法队伍建设。

二是坚持规划引领,精准立项。州人大常委会高度重视立法规划、计划编制工作,坚持做到届内有规划,年度有计划,坚持无规划不立项。通过编制立法规划,精心选择立法项目,保证了立法的前瞻性、针对性和实用性。

三是坚持“小切口”解决“大问题”。注重以“小切口”为立法突破口,实现“大管用”的目的。如:《彝医药条例》以全州范围的彝医药事业发展为切口;《养老服务条例》以解决老龄化社会养老服务问题为切口;《彝族服饰保护条例》《彝族太阳历文化保护条例》则是专门立法保护单个非遗项目的典范。

四是坚持突出民族特色。针对国家现行中医药法律制度难于适应彝族传统医药的特殊性,而广大农村缺医少药和“看病难、看病贵”但彝医多数由于师徒相传难以取得医师资格等问题,《彝医药条例》对此作出了规定;为很好地用法律保护地方非物质文化遗产,推进民族文化的保护与传承,制定出台了《彝族十月太阳历文化保护条例》《彝族服饰保护条例》;为解决楚雄民族地区老龄化日趋严重,养老问题突出的实际,制定出台了《养老服务条例》。

五是勇于“变通”,实现质的突破。《彝医药条例》对在楚雄州取得彝医师资格规定方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第15条第2款规定作了变通规定,将组织实践技能和效果考核的机关由“省级人民政府中医药主管部门”变通为“自治州彝医药管理机构”;将“经多年实践,医术确有专长的人员”中的“经多年实践”细化为“有六年以上彝医医疗实践经历”;将“取得中医医师资格”变通为“取得彝医医师资格”。该法律条款的变通既符合自治州彝医药发展实际,又符合国家“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的精神,是民族自治地方用好用足自治立法权的重要实践。

主要成效

一是推动了彝医药事业发展。《彝医药条例》公布施行后,州政府已经制定了十件配套性文件,促使彝医药事业进入了全新的发展时代。2019年首批考核认定彝医医师254名,使彝医问诊开方在楚雄成为合法,深受社会好评。彝医药已经融入大健康产业作为重点产业高位推进,已成功打造了中国首个彝医药康养示范园、中国彝医药博览馆,有批准文号的彝药品种26个,彝药制剂29个,其中,彝心康胶囊、民药胶囊等50多种彝药广受群众认可。

二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有效保护、传承和弘扬。《彝族服饰保护条例》使彝族服饰文化得到了有效传承和合理开发利用,彝族服饰生产、加工、经营销售日益成为一个新兴产业,已成为彝州广大农村少数民族妇女增收致富的一个重要途径。以丰富多彩的彝族服饰为支撑的民族节日“赛装节”已走出国门登上了国际舞台;《彝族十月太阳历文化保护条例》,为十月太阳历文化的传承和保护提供了法治保障,坚定和增强了民族文化自信、文化认同,促进了民族文化繁荣和文化产业的发展。楚雄市内的中国彝族十月太阳历文化园已经成为向世界综合展示彝族传统文化的重要旅游名片。

三是民族地区生态环境进一步得到保护。《林业管理条例》《青山嘴水库管理条例》《元谋土林保护管理条例》《恐龙化石保护条例》等推动了民族地区生态环境保护、独特景观保护、地质遗迹保护,推进民族地区生态保护与旅游业发展的很好融合。楚雄凭借其70.01%的森林覆盖率和优美的生态环境,在云南享有了“滇中翡翠”的美誉。禄丰恐龙化石在得到法律的有效保护下,科研和合法利用全面深入,楚雄州打造的世界恐龙谷,在旅游上被赞誉为“北有兵马俑,南有恐龙谷”。

四是民族地区养老服务事业迈出新步伐。云南省乃至全国三十个少数民族自治州的首部《楚雄彝族自治州养老服务条例》对形成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医养结合的彝州特色的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将取到重大的推动作用,将有力支撑楚雄州“健康生活目的地”品牌的打造。

另外,《民族教育条例》在强化民族地区、边远地区、贫困地区民族教育发展的政策保障方面,《城乡规划建设管理条例》《城乡特色风貌建设条例》在改善促进民族地区人居环境方面,《龙川江保护管理条例》在城镇过境河流生态保护方面等,都取得了积极的成效。

 

 

 

 

 

共0条评论

已关闭